疫情危及库克力推“即时生产”模式 苹果iPhone产量或难保证

腾讯科技讯,3 月 14 日消息,据外媒报道,2011 年时,购买三种特定红色和一种被称为 燕尾服黑色 色调的福特汽车突然变得困难得多。这些颜色都依赖于名为 Xirals 的颜料,而这种颜料是由德国 Merck KGaA 公司在日本小名滨(onahama)生产的。当时,小名滨受到海啸和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泄漏事故的重创。不只是福特,通用、丰田和宝马也在他们的油漆中使用了 Xirals。Xirals 的短缺影响了丰田提供的 200 种颜色中的约三分之一,即产量的 20%。

汽车业依赖于被称为 即时生产 (JIT)的模式。高效的 JIT 系统在正确的时间将正确数量的部件放入正确的工厂,没有任何冗余的部件。汽车在没有买家的情况下库存的时间越长,贬值的几率就越大,而 JIT 减少了闲置的库存量。此外,JIT 还通过允许新产品更快地进入市场来增加利润,因为可以与之竞争的旧库存更少了。

即时生产 的效率很高,但正如 Xirals 的例子所表明的那样,它也非常脆弱。不过,减少库存和增加潜在利润的诱惑使 JIT 成为制造业中一场悄无声息的革命,也许最著名的推动者就是苹果。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之前,它运作得相当好。

在担任苹果首席执行官之前,蒂姆 库克(Tim Cook)作为首席运营官的工作就是实施 即时生产 。库克熟悉这种做法,因为这是他在 IBM 从事第一份工作的主要职责。苹果已故联合创始人史蒂夫 乔布斯(Steve Jobs)知道,他需要有人来改革苹果的制造业,于是从康柏聘请了库克来做这件事。

据悉,库克 关闭了世界各地的工厂和仓库,取而代之的是与合同制造商建立了密切关系 。库克称库存 从根本上是邪恶的 ,因此将库存在公司资产负债表上的时间 从几个月减少到几天 。令人惊叹的是,苹果每五天就会清理一次库存,这让其能够像发条一样每年在世界各地推出、制造和发运数以百万计的 iPhone,几乎没有剩余库存,这是全球化 即时生产 的奇迹。但是现在,整个 JIT 系统正在接受新型冠状病毒的考验。

新型冠状病毒起源于武汉,那里是中国的主要制造中心之一,制造的产品几乎运往世界每个地方。因此,在疫情应下辖,供应链中断的情况很普遍。苹果在发布第二季度业绩展望时,下调了其此前的营收预期,其 iPhone 产量尤其受到限制。微软宣布,其下个季度的收益将受到打击。具体地说,其 Windows 和 Surface 业务都依赖于发货硬件,将达不到微软之前给出的预期目标。该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: 供应链恢复正常运营的速度慢于预期。

供应链分析提供商 TrendForce 预测,由于劳动力和材料短缺,以及运输限制,笔记本电脑将出现短缺。该公司预计 2 月份笔记本电脑出货量将为 570 万台,比去年同期下降 48%。TrendForce 还预测,与去年同期相比,本季度智能手机产量将下降 12%。智能手机供应是脆弱的,因为它们需要大量的人力,也需要大量在其他地方制造的零部件。3 月 5 日,TrendForce 发布了一份报告,称疫情将在一到三个月内继续影响智能手机生产。美国银行也预测,苹果 5G iPhone 和 iPhone SE2 的推出可能会推迟。

市场研究机构 Gartner 的供应链专家科雷 克斯(Koray K?se)表示,这可能会对经济产生相当大的影响。不得不推迟推出其投资组合中大型产品的公司,也面临着艰难的选择:要么改变产品推出周期以适应延迟,要么挤压产品的可用寿命。

供应链问题也不仅仅局限于中国。意大利和韩国都经历了疫情,这可能会影响现代和菲亚特克莱斯勒。三星在其一家韩国工厂的一些员工被检测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后,暂时停止了工作。

受到影响的不仅仅是生产终端的工厂。克斯说,供应链在其他几个地方已经中断。钢铁、铜和铝等原材料一直被库存减少所困,导致这些材料生产的产品供应放缓。克斯认为供应链中断的影响不会在一个季度内消失。他说: 这对 2020 全年将会有很大的影响,而且即时生产模式意味着没有积累太多库存。

克斯还说,即时生产模式的制造效率很高,但弹性不强。这种制造方式降低了成本,但这也意味着,如果供应链中断,就会出现短缺。克斯指出,如果你正在考虑购买一辆汽车或一台笔记本电脑这样的大件商品,你应该在产品还在售的时候就下定决心。他说: 到第一季度末,你可能会看到全面的短缺。不要惊慌失措地去抢购任何东西,但要评估你的投资或支出时间表。

TrendForce 分析师卡罗琳 陈(Caroline Chen)表示,在汽车行业,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意味着多家供应商无法如期交付产品,停工也意味着许多供应商受到影响。他指出,物流和运输也受到了损害。

AutoTrader 的执行分析师米歇尔 克雷布斯(Michelle Krebs)称,试图准确预测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恢复的主要问题是,对供应链没有太多的洞察力。大多数公司,比如福特或通用汽车,都知道谁在为它们供应零部件,但他们不知道谁在为他们的供应商提供服务。更重要的是,通过整合,供应商的数量减少了。更高的产量意味着更好的利润,但也可能意味着脆弱的供应链。克雷布斯说: 当事情出了差错,这套机制就会出问题。

为了建立更具弹性的系统,许多公司可能不得不重新考虑 即时生产 模式。Thiel Capital 董事总经理埃里克 温斯坦(Eric Weinstein)在 Twitter 上说: 即时库存和跨国供应链的脆弱性成本太高,这一点太少被讨论了。

克斯指出,弹性不像降低成本那样清晰地体现在资产负债表上,但它对于在破坏性事件中幸存下来至关重要。通过创造规模经济和产量来降低成本在大多数情况下看起来都很好,但一旦失败,公司就没有太多的选择。他说: 你认为规模经济是最具竞争力的定价选择,这让你陷入了非常困难的境地。

他还认为,除非制造商愿意投资于弹性和多源策略,否则这不会是我们最后一次看到供应链中断。事实上,这就是 Merck KGaA 公司在海啸后所做的事情,海啸摧毁了它的颜料 Xirals 供应,为此它创造了另一种名为 Meoxal 的颜料,并开始将其和 Xirals 储存在小名滨以外的地方。该花了六个月的时间才完成了 Xirallic 的积压订单。

到了 2013 年,Xirallic 不只是在小名滨生产,德国恩斯海姆的一家备用工厂也在生产。但这种韧性对苹果来说将更为艰难。制造苹果产品需要大量的熟练劳动力。据报道,库克 2017 年曾在一次会议上说: 中国的技术简直令人难以置信。在美国,你可以召开一次模具工程师会议,但我不确定我们能否坐满整个房间。但在中国,你可以填满多个足球场。

因此,库克称供应链问题只是 暂时的情况 ,并表示苹果不会离开中国。库克说: 我们讨论的是调整某些节点,而不是某种大规模的、根本性的改变。 苹果的主要制造合作伙伴富士康创始人郭台铭 3 月 12 日表示,恢复生产的速度 超出了我们的预期和想象 。但郭台铭的乐观前景预测受到日本和韩国电子供应链的担忧的影响,这两个国家都在经历疫情。

与此同时,美国的疫情正在恶化。从理论上讲,如果更多的人呆在家里不买设备,或者如果地方政府命令苹果零售店关闭, 即时生产 模式应该可以让苹果针对需求下降进行调整。对此,我们可以拭目以待。 (腾讯科技审校/金鹿)